ノリ酱

佛系

【马场林】Gules Manor

*怪谈鬼故事向设定
*参考《蝴蝶梦》框架
  神奇的欧洲庄园
*ooc是肯定的
*尽量分上下两章完结
*好想写个狗血的ending…
*感觉自己可以不要脸的翻译成猩红山峰?☜你神经病啊

总觉得自己应该补个summary:
大概是关于林林和马场接到了奇怪的委托被指名结伴去一个种满各种奇怪植物的诡异庄园
gules是红色的意思,直接可以翻译成红色庄园。

Gules Manor

初阳透过窗棂轻抚金黄色的发丝,轻柔曼妙的吻上紧闭的双眼。林揉了揉惺忪睡眼,转身看向身边正熟睡着的乱蓬蓬的鸡窝脑袋,心中却有些许不自在。

晨风拂过纱质窗帘,吹得不远处写字台上的书页沙沙作响。

"吵死了。"林无意享受这表面上的安闲晨光,掀开被子起身下床。真丝的白色睡袍几乎垂到地上,在阳光的轻吻下泛着珍珠样的光泽,与金色的发丝交相辉映,被包裹着的纤细身躯让此刻的林更像是18世纪油画中走出的闺阁小姐。

赤足踏过阳光走向窗口,拉开窗帘的一瞬间就尽数洒满整个居室的晨光好像再抱怨着他们的迫不及待。这是这个庄园中唯一一间朝向东面的居室。

曼妙的闺阁小姐将窗户推得更开,向窗外望去。欧式的花园被打理的很好,爬山虎顺着本应碍眼的管道爬满了整个墙壁,却并不冗杂,好像这些绿色的触角有意识一样的仅仅是附在墙上作为陪衬,不愿在这洋楼上出尽风头。远处山坡上种植着樱树,花朵早已开尽,如今枝繁叶茂,大抵曾经是个野餐圣地。然而向下望去,一派和谐的景象终于园中火红的花朵打破。

说是火红,更确切的来说,应当是猩红。正对着居室的窗下围篱里种植着大片石楠花。如果不是直直的低头向下望,是看不到这些嗜血的花朵的。他们不像园中其他的植物一样被打理的井井有条,而是毫无秩序的四处生长,猩红的花朵堆满院落,将深绿色的花叶禁锢在花朵下,高调宣布着自己对花园的主宰。而此刻猩红的花儿正贪婪的吮吸着晨光,含苞待放的骨朵显露出令人窒息的美感,狠狠抓住林的眼球,视线被鲜血浸透过的花儿紧紧束缚住,恍惚间竟然不断向上生长,顷刻覆盖过墙壁上生机勃发的爬山虎,向林所在的窗口冲来。

眼看那抹鲜红就要扼住林纤细白皙的脖子,身后的一声咳嗽无独有偶的把林从这场令人窒息的幻觉中捞出。

纤弱的身躯依靠这窗棂蹲下,抚着脖颈大口的呼吸着,林的记忆却回到了事务所里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一天。

"喂,笨马,有你的信。"

手提超市便利袋的林推开了事务所的大门,晃晃手里的原木色信封,对赤裸这上半身忘情挥棒的男人叫到。

"啊,欢迎回来,放在那就好了。"马场心不在焉的应和着,满脑子自己英俊的身躯。

"不我觉得你应该先看看…这大概是封委托书,而且…"

没等林说完,马场早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过了信封——这些日子好像见了鬼,事务所照常依然闲的发慌,诡异的是委托给仁和加武士的工作在两个月间居然一次都没有。

所以当听到那是封委托书的时候,马场破天荒的丢开了视若珍宝的棒球棒,径直去夺那原木色的信封。

封住信封的是枣红色的火漆,加上封体厚重的手感,这封委托书更想是18世纪寄来的老古董。面对这封穿越时空的书信,林好奇的探过了头来。

"马场夫妇启敬…"

"哈?"

书信的开头像是恶作剧,竟然把两个居住在一起的年轻人当做了一对年轻夫妇。林起的跳了起来伸手就要扯烂这封委托书。

"啊不要着急,等我接着看一下"马场露出狡黠的笑容,"你总是穿成这样出入我的事务所,被当成夫人也是情理之中的吧。再说,难道我们不是正在交往吗"不顾林的抓狂,马场继续高声读了下去。

"我们真诚的委托二位来家中的庄园调查……"

"……"

"地址是伊豆群岛附近的Gules Manor,敬请二位前来调查。"

"庄园里有鬼影?开什么玩笑,你是侦探,又不是捉妖师,叫你去这种地方干嘛?难道要你跳大神或者光着屁股作法?"林之前对这封信的称呼诚然不爽,但听了这充斥着封建迷信的内容竟然气的笑出了声。"21世纪了拜托,这种委托,一看就是恶作剧好吗。"

"等等。"林的目光再次落在了原木色的信封上,信封依然鼓鼓囊囊的,散发着一股陈腐的气息。不同的是这次林注意到,上门并没有寄信地址。"里面好像还有什么东西?"

稀碎的小物从信封中倒出,是一把雕着花纹的铜制大钥匙和另一把小巧的木质小钥匙。当然,飘出的一张薄薄的纸片才是最引人注意的。

是一张支票,一张1亿日元的支票。

"这么说来,委托费是一亿日元喽?"读过委托书的马场心情很好, 或许是许久没有工作过,他看上去难得的干劲满满。

"林林~林林~~"知道林不会轻易同意这迷信到一定程度的委托,马场不要脸的开始了直男式撒娇。

"不去不去!"林厌恶的推开了那油腻腻的鸡窝脑袋。果然,每天都窝在事务所里的马场已经闲的发臭了。

"庄园探险!多有意思!"

"滚吧这什么乱七八糟的委托"

"啊啊报酬那么丰厚,还是预先支付,林酱不心动吗~"

"心动个鬼啊!再说为什么要作为你的夫人去那个神经病的庄园委托!夫人什么的听上去很别扭好吗!!女装只是我的爱好!!"林气的涨红了脸,语无伦次的反对着。

"那……"马场忽然对林伸出一个耿直的巴掌"我们五五分?"

"谁要啊神经病给的钱!"

"四六不能再多了!"马场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林的手机,正敲敲打打的计算着,"六百万日元可以买…"

"笨马你敢动我手机!"

……

一场大战在燥热的事务所中一触即发,但鬼使神差的,信封中未被探索的部分吸引了求生欲强烈的马场。

"再等等!!"

拳头几乎触及下颌,马场终于摸到了信封里的那个东西。

一张照片。

确切来讲,是一张风景照。

一张黑白的风景照。

照片似乎是从屋里拍的,欧式的窗棂两侧被纱质的窗帘若隐若现的遮挡着,植物奇异的藤蔓缠绕在窗边,嫩叶沉甸甸的沁满朝露。远处好像是樱树林,花朵迎着海风盛放着,在有些曝光过度的黑白色照片中依然夺人眼目,熠熠生辉。

"……"

惊异于照片中的美景,林收回了拳头,像小孩子看到橱窗中心仪的玩具一般两眼放光。

"先说好了,我是要去这地方度假的,不是捉鬼的。"


根据委托书给出的地址,马场和林来到了伊豆,但却被告知这庄园并不在伊豆,而是在2海里外的一座海岛上。

几番问询下来,当地的人们似乎对着个海岛都敬而远之,没有一个人愿意载他们去那里。

"有钱能使鬼推磨。"马场冲着林笑了笑,继续向当地的渔夫求其情来。

最终,一个头发半白的老渔夫动容了。

"我载你们去那海岛,"老渔夫脸色阴沉,"但我绝不会靠近那里,靠近码头的时候,你们要自己走过去。"

两海里的距离对于一艘小小的渔船来说是相当长的,没有哪个渔夫会来这么远的地方捕捞。

"老爷子您……"

船上的气氛有些糟糕,林正想这如何调节一下却被马场先发制人,当然,他的问句被突然开口的老渔夫打断了

"你们有听说过这个岛的历史吗。"老渔夫抬起头,盯着马场有些乱糟糟的头发。

"啊……不,没有,我们只是接到委托,说这个岛上的庄园里有鬼影…"

"什么?"头发花白的老渔夫睁大眼睛质问式的看着马场。"这个岛已经荒废了很多年了,庄园的主人也早就在一场大火里丧生了…没听说过他还有什么亲戚……怎么会寄出委托?"

"啊这个我们也不清…"

"明治维新,"老人再次抬起头看向远方,打断了马场的回答,不远处曲折的海岸线已而露出了一个小角。"明治维新时,这个岛卖给了美国的一个年轻军火商,大概是姓Gules的。天皇的新政府好像迫不及待的要和洋人合作,名义上称为卖,其实大概是白白送出去的。"

"那个军火贩子把自己的家人全部接到了这个东亚小岛上,在这里繁衍生息。军火商死后,他的儿子继续住在这里,据说他娶了一个当地的混血儿为妻。那位夫人虽然张着亚洲人的面孔,却有着一头金黄色的长发。"老渔夫有些心虚的撇了林一眼。"但是在1941年的一个冬天,军火贩子突然带着家人离开了这里。只留下了身体里流着一半亚洲血统的混血夫人死守在这里。"

"后来的12月7号,军队偷袭了珍珠港,据说那位混血的夫人在她的居室里面朝东面自缢而死。"老渔夫忽然停顿了一下,转头看了看二人的反应,随即又说到,"据说后来有几家人想要买下这岛和岛上的庄园,但都因为夜深时屋中传来的哭嚎而吓得弃岛而去。我的祖母和母亲都告诫过我'不要靠近那里',所以如果你们真的收到了什么委托,我想大概是恶作剧吧。"

沙质海岸的轮廓已经在眼前浮现,老渔夫停下船,命令般的下了逐客令"请从这里下去吧,我不会去靠近那个岛的码头的。"

"哪有那么邪乎。"凉爽的海水浸过林白皙的皮肤,两人终于到了岸上。海风揉着林金黄色的头发,带着淡淡咸湿的海味,欢迎着他们的到来。绵软的沙子踩着舒服的很,海浪侵蚀过的礁石孔洞里,探出钳子的寄居蟹小心翼翼的向外挪动着。

这哪里像是会闹鬼的地方?

林小声嘟哝着,跟着马场向岛屿深处走去。

蜿蜒的林间路并没有因为很久没有人涉足而变得杂乱无章,反而整齐的有些诡异。道路两侧的山茶花几乎全部是红色的,花朵摇曳着,在落山过早的夕阳下跳着怪异的舞蹈,退潮的涛声作为天然的伴奏在耳畔回响。

林还是有些不太自在,但怪谈毕竟是怪谈,怎么会吓到一个杀手?

"啊,到了!"在马场的惊呼下,林看到了这座庄园的钢制铁门。铁门上爬满牵牛花,藤蔓妖娆的与贴门上镂空的花纹交缠在一起,但却和通往庄园的林道一样井然有序——根本不像荒废过很久的。

马场掏出钥匙,在铁门前端的那把大锁上扭来扭去。不在愿意胡思乱想,林便抬起头向庄园里望去。

那是一座白色的小洋楼,绝无一点亚洲特色,更像是18世纪时伦敦乡绅的休息寓所,这座庄园好像被时间和空间一并抛弃了一样在太平洋上孤独的存在着。庄园的正门似乎是朝向西方的,此刻斑驳夕阳正在白色的墙壁上缓缓向更西的方向挪动。

奇怪的朝向。

楼共有三层,里面看上去很宽敞。然而用来采光的巨大玻璃窗居然按在西侧,这是最让林匪夷所思的。好奇心驱使着林眯起眼睛向三楼玻璃窗里看去,但他似乎看到了他本不应该看到的东西——一个身着白色睡袍的金发女人正站在窗边朝他微笑。

"嘎吱——"铁门发出的怪异响声让林直接跳了起来,惊魂未定的小脸变得惨白,一把抓住了马场刚刚提起行李的胳膊,"你看……"

颤抖的手指指向三楼空空荡荡的玻璃窗户,马场抬起头,只看到了夕阳泛着着的原处波涛与礁石的倒影。

"林酱不会是被吓到了吧~"带着一贯戏谑的坏笑,马场拍了拍林的肩膀,轻轻搂在怀里"上吊的女人会半夜哭泣什么的,你真的相信啊"

拖着行李箱走进庄园,院子里的花卉无一例外的井井有条着,洋楼前的花圃被修剪成Gules这样的造型——是的,如果这里很久没有人打理,花圃一定会杂乱无章,但在这里,整洁有序的花园却比长满杂草,藤蔓乱爬的院落更加让人胆战心惊。

种种迹象向闯入这里的不速之客展示着诡异的氛围。得快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我们……"

"我们快点进屋去吧!"

林的话被马场生生噎了回去,可就算他再大大咧咧,也不会看不出这里根本不像是荒废过很久的宅子吧。

收回到了嘴边的话,耳畔却响起了马场戏谑的嘲弄

'你该不会是被吓到了吧~'什么的。

林愤愤的提起行李箱,向庄园里的建筑走去。









【马场林/R-18】秋意

*开车预警

*ooc预警

*听说这种东西还是深夜发的好??

*对林林有些糟糕的描写但我一定是爱他的!!
  介意慎点

那么,ready?

Here we go

【马场林】一只旅行青蛙引发的血案♂

*蜜汁旅行青蛙游戏掺杂其中
*交往设定
*轻微ooc 有肉渣子 小甜饼 全程蜜汁无脑欢乐
*蘑菇头情报贩子榎田友情客串
                                ↑其实他大概并不想来看他们秀恩爱

——————————————————————————
不妙!

不妙!!

拎着装满『福屋』牌子明太子的超市便利袋,林的样子看上去极像是一个出门采购贤良淑德的居家好女友。

但踹门而入的动作暴露了他本性。

修改一下形容词:林看上去像是一个出门采购贤良淑德的暴躁好女友。

让林暴躁的原因是那个躺在沙发上正对着手机屏幕一脸春意的傻笑着的侦探。

一脸春意。

是的。一脸春意。

马场这样已经好几天了。就像发情的兔子一样。

不同于发情的兔子应当眼红的盯着自己的伴侣,已经和林开始交往的马场发情的对象居然是他的…手机?

林的脸更黑了。多年积累的偶像剧经验让他觉得自己大概是被绿了。

———————————2—————————————

"哈?"

"别问我为什么这么觉得!"林跺着脚,气鼓鼓的吼道。

"直觉!男人的直觉!"

电话另一头的榎田对于林这样敏感的想法表示一头雾水,更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林会来找自己求助。

但根据林支离破碎形同呓语的描述,榎田大概猜出了几分。不过对于这对小情侣之间类似秀恩爱的矛盾,金黄的蘑菇头狡黠一笑,决定戏弄一下他们。

"别急,我告诉你……"

计划通。榎田想着。

不知道明天的侦探事务所里会有怎样的血雨腥风。

———————————3—————————————

1月31号。

一月的最后一天。

并不特别的一天。

但林却在这天晚上换上了他最喜欢的白色碎花格小裙子,裙撑把裙子撑得蓬蓬的。当然还有必不可少的白色丝袜以及一双鞋面上坠着蝴蝶结的小皮鞋,再加上一把伞嵌这蕾丝花边的阳伞。

Lolita。

未成年的林现在可是货真价实的Lolita。

但恍惚间好像忘了什么。

啊,忘了决胜内裤。

好了,现在才是最完美的。林暗自窃喜着。

马场会喜欢吗?

陶醉于自己的美貌之间,他差不多已经忘了自己究竟是为什么才穿成这样的。

是的。抓小三。

是榎田告诉他的。只有以身献祭才能套出那个天杀的小三。

———————————4—————————————

色/诱什么的可并不简单。

林当杀手这么多年,最讨厌的就是色/诱。

还不如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来的痛快。

而现在正坐在马场怀里使劲浑身解数撒娇的林其实更想一刀捅死他。

看着怀里左蹭右蹭的小猫,马场几乎受宠若惊。于是想都不想就扑上了这饕餮盛宴。

恋人的嘴唇很软,带着淡淡的茶花香味。

同时也沾染着,欲望的味道。

月光下两人的影子纠缠在一起,而周遭浮躁的尘埃是这场大戏的唯一见证者。

带着任务的人在这场唇齿之战中被吻的晕晕乎乎,但还是在二人温热鼻息相交的燥热中抓住了一丝理智。

"啪"

随着身下裙撑的应声落地的同时,林拿到了马场这两天一直对着发情的手机。

"拿到了哦"林一脸坏笑,好像是老师亲自抓住了抄作业的坏学生,竟然还带着一点骄傲。

可打开手机的瞬间,林脸上的笑容近乎失帧。

小三?

不存在的。

那这是什么?

手机屏幕上赫然是一只坐在桌前嗷嗷嗷的往自己嘴里送饭的青蛙!?

"啊,居然你想看这个?"

对于忽然中断的深夜大戏,马场有些丧气,但还是一把搂过林来,拿起手机露出了老母亲般春心荡漾的淫荡笑容。

"是青蛙哦…很好玩的"马场忽然像介绍自家儿子一样向林介绍起这只虚拟在手机屏幕里的青蛙。

"他会去旅行,还会给你带照片……"

…… ……

马场接下来还说了很多,林却一句也没听进去,只想着赶快找个刀子捅了这花痴一般的变态恋人。

"啊啊,忘记了"马场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一样,轻轻点了一下画面里吃的狼吞虎咽的青蛙。

『林ちゃん』这个肉麻的称呼赫然出现在眼前。

卧槽?这青蛙为什么会叫我的名字??

林气的快要跳起来了。

啊啊,闹了半天,老子果然还是绿的?

而且还绿成了一只吃相豪放的青蛙???

林正要发作,却被马场打横抱起扔到床上。

"今夜良宵,干嘛要坐在沙发上看一只青蛙呢…"终于,马场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是的。就和电话那头榎田的笑容如出一辙。

"这这这…这分明是串通好的吧!!!"

话还没说出口,林的舌头就再一次被对面如火如荼的攻势纠缠住。

啊…混蛋…

———————————5—————————————

"旅行青蛙。"榎田拿出手机,指着坐在床上看书的虚拟小青蛙说到。

金黄色的蘑菇头还是在第二天的清晨光顾了事务所。

看着凌乱的居室,不说也知道昨夜这里发生了什么糟糕的事情。

"最近很流行的,林君居然不知道吗"榎田人畜无害的眨眨眼,看着裹着被子坐在床上的林说到。

"你这混蛋…杀了你哦…嘶…!"昨夜被折磨的腰酸背痛,全拜他所赐,而现在的林的却连伸手去打榎田的力气都没有了。

混蛋,混蛋,这明显是串通好的。

空气中混着豚骨拉面的香气,是马场端来了今天的早饭。

"不是叫你不要坐着吗…你腰不好,这个姿势会让腰更疼的…先不要伸手端面…很烫的!我来喂你吧…果然胳膊是不是很酸啊……"

在林窗前嘘寒问暖的马场像是一只极力讨好主人的大型犬。

"你松开手!我没事!"然而床上的主人丝毫不领情。

…… ……

好吧。这下轮到榎田坐立不安了。

现在自己金黄色的头发在阳光下大概更像是个电灯泡吧。

榎田想着。悄悄起身离开了凌乱的事务所。

——————————Fin—————————————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妈我自己现在居然好心疼榎田啊怎么办!
假装情报贩子用爱发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ps:青蛙真的好好玩!佛系不氪还环保!!安利安利!!

【马场林】日月物语

小甜饼一枚
紧接小说第一卷第十一章后
大概第四集就会演到这里 但是!!
不会有剧透内容相信我。
轻度ooc 本来想开车 但是没驾照 见谅。

——————————————

回到事务所已是子夜十分,移开那盆极不搭调的盆栽植物,马场取出钥匙打开了大门。

蹑手蹑脚的举动仿佛初入行当的小偷,笨拙的尝试着让自己不发出一点声响。

 事务所的大门好像在向他抗议年久失修,推门的一瞬间发出"吱吖"一声怪响。索性,身后的人只是有些不满的扭了扭身子,随后平息下来,就像刚才无事发生。
 
背后的人早已熟睡,似乎忘记了腹部刀伤的疼痛。金发散乱的垂着,不少顺着主人的肩膀滑落到马场胸前,温热的呼吸喷在脖子上,混合着淡淡男士香水的味道,在月光下竟让人无比心安。
 
而且,有点色情。
 
金发上沾染的淡淡香气让马场有点舍不得将背后人放下,但有些酸痛的胳膊并不同意这个想法。借着月光,马场摸索着尽了屋,将林轻轻放在了事务所的唯一一张床上。
 
19岁的少年因为失血而面色有些惨白,可月光照耀下的这张小脸却因为这些惨白而显得有些透明,朦朦胧胧让人有些不真切的感觉,仿佛这美感并不应属于人间——
 
"朦胧曙色里,皎似月光寒"离开学校不知多少年的马场竟在此时想起了这样一首和歌,放在这里形容月光下的林,意外的合适。
 
"呃…"少年类似猫咪的轻哼将马场拉回了现实。伸出手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却一把抓住了坐在床边的马场的衣角。
 
"侨梅……"
 
啊,是想起妹妹了。
 
不同于刚才那安心无害的表情,林的眉毛轻轻蹙起,和着几句听不清楚的呓语,将身体蜷缩起来,像一只害怕受到伤害的猫咪,轻轻颤抖着。
 
于是温暖的手握住了抓住衣角的那只小手。猫儿停止了颤抖,恢复了原有的温顺,而那双手却也不放开了。

  "啊…没办法"马场搔了搔头,眼里却是藏不住的温柔。于是松了松西装的领带,将林又向里推了推,从背后拥住了那蜷缩的身体。

"嘛,这样会不会安心一点。"

  被拥在怀中的少年在温暖而有力的怀抱中再次睡去了,半梦半醒间与妹妹分离开的痛苦变得不那么真切,取而代之的,他似乎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温暖。啊,或许是家的温暖。

  然而,这感觉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又向马场的怀里又缩了缩,毫无意识的林似乎得到了答案。

———————————小番外——————————

接近正午的太阳近乎试探似的攀上了这间小小的事务所的单人床上。

纤瘦的身体被四脚八叉的竹竿和床脚堆的乱七八糟的织物捂的严严实实。

林被热醒了。

是的。热醒了。

日光将近是直直的照在林有些红肿的眼皮上的,让他不确定自己究竟是被热醒的,还是背着恼人的日光叫醒的。

睁开眼的瞬间房间里的万物几乎都是模糊的,色彩似乎被尽数剥离,让人不知道是深处虚无的地狱还是刚刚进入天堂。

林努力的眨了几下眼睛,周边的色彩才变得明晰起来。等到回过神来,林发现自己居然已经回到了那个不靠谱侦探的鸡窝事务所里。

虽然凌乱,但林还是很喜欢这个事务所的。不同于自己一个人租住的单身公寓,似乎是"乱"增加了些属于平常人的生活气息。本想好好体会一下这凌乱而又有些生活情调的中午,却忽然想起来自己醒来的初衷。

热——————

动了动身体,林发现自己似乎被什么禁锢住了,竟然一点力气都没有。

莫非自己还尚未脱险,昨夜发生的种种只是自己的一个美梦?

想到这里,身后却传来了一声不大的咳嗽声。

"蛤???"杀手的本能反应让林几乎跳了起了。

终于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于是,随着近乎于一声撕心裂肺的嘶吼,马场和乱七八糟的织物一起滚下了这张本就不大的单人床。

"…搞什么?"一头乱发和领口几乎是打开着的西装,被踹下床的马场狼狈的样子更像是被人非礼了的牛郎。

在身边摸索了半天刀子的傲人小猫怒目圆睁,盯着床下的马场,气鼓鼓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啊啊,大概是怪自己做了什么不和体统的事?

这样尴尬了几分钟后,马场终于按捺不住站起身来记上衣扣向外走去。

"今天的午饭,豚骨拉面!"

声音像化外音一样越飘越远。林放松下紧绷的身体,猫一样再一次瑟缩进被窝里。只是这次,脸上的那抹绯红却久久褪不下去了。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