ノリ酱

佛系

【马场林】日月物语

小甜饼一枚
紧接小说第一卷第十一章后
大概第四集就会演到这里 但是!!
不会有剧透内容相信我。
轻度ooc 本来想开车 但是没驾照 见谅。

——————————————

回到事务所已是子夜十分,移开那盆极不搭调的盆栽植物,马场取出钥匙打开了大门。

蹑手蹑脚的举动仿佛初入行当的小偷,笨拙的尝试着让自己不发出一点声响。

 事务所的大门好像在向他抗议年久失修,推门的一瞬间发出"吱吖"一声怪响。索性,身后的人只是有些不满的扭了扭身子,随后平息下来,就像刚才无事发生。
 
背后的人早已熟睡,似乎忘记了腹部刀伤的疼痛。金发散乱的垂着,不少顺着主人的肩膀滑落到马场胸前,温热的呼吸喷在脖子上,混合着淡淡男士香水的味道,在月光下竟让人无比心安。
 
而且,有点色情。
 
金发上沾染的淡淡香气让马场有点舍不得将背后人放下,但有些酸痛的胳膊并不同意这个想法。借着月光,马场摸索着尽了屋,将林轻轻放在了事务所的唯一一张床上。
 
19岁的少年因为失血而面色有些惨白,可月光照耀下的这张小脸却因为这些惨白而显得有些透明,朦朦胧胧让人有些不真切的感觉,仿佛这美感并不应属于人间——
 
"朦胧曙色里,皎似月光寒"离开学校不知多少年的马场竟在此时想起了这样一首和歌,放在这里形容月光下的林,意外的合适。
 
"呃…"少年类似猫咪的轻哼将马场拉回了现实。伸出手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却一把抓住了坐在床边的马场的衣角。
 
"侨梅……"
 
啊,是想起妹妹了。
 
不同于刚才那安心无害的表情,林的眉毛轻轻蹙起,和着几句听不清楚的呓语,将身体蜷缩起来,像一只害怕受到伤害的猫咪,轻轻颤抖着。
 
于是温暖的手握住了抓住衣角的那只小手。猫儿停止了颤抖,恢复了原有的温顺,而那双手却也不放开了。

  "啊…没办法"马场搔了搔头,眼里却是藏不住的温柔。于是松了松西装的领带,将林又向里推了推,从背后拥住了那蜷缩的身体。

"嘛,这样会不会安心一点。"

  被拥在怀中的少年在温暖而有力的怀抱中再次睡去了,半梦半醒间与妹妹分离开的痛苦变得不那么真切,取而代之的,他似乎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温暖。啊,或许是家的温暖。

  然而,这感觉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又向马场的怀里又缩了缩,毫无意识的林似乎得到了答案。

———————————小番外——————————

接近正午的太阳近乎试探似的攀上了这间小小的事务所的单人床上。

纤瘦的身体被四脚八叉的竹竿和床脚堆的乱七八糟的织物捂的严严实实。

林被热醒了。

是的。热醒了。

日光将近是直直的照在林有些红肿的眼皮上的,让他不确定自己究竟是被热醒的,还是背着恼人的日光叫醒的。

睁开眼的瞬间房间里的万物几乎都是模糊的,色彩似乎被尽数剥离,让人不知道是深处虚无的地狱还是刚刚进入天堂。

林努力的眨了几下眼睛,周边的色彩才变得明晰起来。等到回过神来,林发现自己居然已经回到了那个不靠谱侦探的鸡窝事务所里。

虽然凌乱,但林还是很喜欢这个事务所的。不同于自己一个人租住的单身公寓,似乎是"乱"增加了些属于平常人的生活气息。本想好好体会一下这凌乱而又有些生活情调的中午,却忽然想起来自己醒来的初衷。

热——————

动了动身体,林发现自己似乎被什么禁锢住了,竟然一点力气都没有。

莫非自己还尚未脱险,昨夜发生的种种只是自己的一个美梦?

想到这里,身后却传来了一声不大的咳嗽声。

"蛤???"杀手的本能反应让林几乎跳了起了。

终于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于是,随着近乎于一声撕心裂肺的嘶吼,马场和乱七八糟的织物一起滚下了这张本就不大的单人床。

"…搞什么?"一头乱发和领口几乎是打开着的西装,被踹下床的马场狼狈的样子更像是被人非礼了的牛郎。

在身边摸索了半天刀子的傲人小猫怒目圆睁,盯着床下的马场,气鼓鼓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啊啊,大概是怪自己做了什么不和体统的事?

这样尴尬了几分钟后,马场终于按捺不住站起身来记上衣扣向外走去。

"今天的午饭,豚骨拉面!"

声音像化外音一样越飘越远。林放松下紧绷的身体,猫一样再一次瑟缩进被窝里。只是这次,脸上的那抹绯红却久久褪不下去了。

————————————Fin—————

评论(2)

热度(106)